Site menu:

热门推荐

2008年之后

2020-07-10 22:48

敦煌网总裁王树彤在上周的莞商大会上称,国际贸易的方式正在发生深刻变化,从过去集装箱式的贸易变为现在的碎片式贸易。过去的思维方式是以生产制造为中心,现在要走向以用户和体验为中心。这对制造业的结构和思维方式是一种颠覆。

“以前可能10天、20天都在海关压着出不来,现在半天就出来了。”李金玲说,整个链条打通后,加上全程实行信息化监管,通关速度快了很多。

跨境电商为应对这种改变提供了一个巨大的通路,最大限度地把过去的中间环节挤出,让工厂和零售商或消费者直接对接。“客户会告诉工厂,我需要什么样的牛仔裤。”

在外贸低迷的时候,不少企业也冀望通过跨境电商这种新业态直销海外。

简单地说,b2b2c的业务模式是:境内消费者只需在家点击鼠标,即可通过跨境电商网站下单,再由境外供应商直接发货至南沙保税港区,在海关、国检等监管部门的监管下实现快速通关,最终配送到消费者手中。

目前,天猫国际、京东、唯品会、菜鸟网等都是卓志的平台客户。卓志作为外贸综合服务商,一边与电商平台对接,导出交易数据,一边与商户谈合作,帮助商户走报关、结汇等一系列外贸流程,向商户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。目前其合作商户超过两百家。

李金玲说,广州与其他试点城市不一样的地方在于,其他试点城市要求电商企业直接与海关对接,而这对于以前从未接触过外贸链条的企业来说显然有些为难。广州在这方面的考虑更为实际,由有外贸经营业务的服务企业对接海关,将跨境交易和跨境服务区分开来,分工更科学。

李金玲称,广州目前走b2b2c的跨境电商渠道进来的货品主要来自欧美和日韩,品类主要有母婴(尤其是奶粉)、轻奢(如coach女包)、化妆品和鞋服等。

政府也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。今年5月,国家出台了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》,随后国家税务总局6月发文,采取多项措施为企业的出口退税工作提速。其中特地提到,对于外贸新业态“跨境电子商务企业”,要密切关注这类企业的出口退税情况,根据电子商务特点,探索创新出口退税管理机制。

现在,卓志每天从香港地区过来的20吨重集装箱有3~5个,海外的货物空运至香港机场后转海运至南沙,成本比之前陆路拖车便宜不少。

李金玲告诉本报,在广州试点的这三类业务中,b2b2c是发展得最好的一类。目前,这类业务广州有三个试点区域:南沙、白云机场和邮政速递。

李金玲说,业内正在观望是否会有具体政策落地。她还表示,商务部希望广州的跨境电商试点能在下半年推广至全市范围。

但部分业内人士认为,这种理想的模式只是“看起来很美”。李金玲说,做跨境电商的出口业务,瓶颈在于国税,跨境电商出口企业无法提供进项凭证。而这个问题,如果税制不改变很难解决。

以前,以小额零售业务为主的跨境零售电商,商品大多走邮政包裹出境,难以正常报关,“水客”、“灰关”等各种千奇百怪的通关方式应运而生,结汇、退税更无从谈起。而现在的试点使跨境零售电商的业务阳光化了。

广州一家钟表生产商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他们正通过ebay、阿里巴巴等平台试图把产品销往国外。虽然单不多,但由于运营成本低,做一单就赚一单的钱,他们也很看好这种模式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广东拟“重金”支持和引导外贸综合服务企业。根据广东最新的“稳外贸”政策,对珠三角地区年出口规模超10亿美元的外贸综合服务企业,给予500万元奖励。

除了效率更高、通关更合法,价格还能优惠不少。前述进口土耳其无花果,市场零售价约为38元,而跨境电商平台上的售价仅为20元。李金玲告诉本报,由于跨境电商b2b2c保税进口借助了保税港区等特殊监管园区的政策优势,采取“整批入区、b2c邮快件缴纳行邮税出区”的方式,大大降低了电商企业进口货品的价格,比境内终端售价优惠30%以上。而由于全程信息化监管,数据更真实,消费者也不用担心会买到假货。

“一个企业家说,过去我的订单都是几千上万件一单,一年只要做几单就可以了,2008年之后,变成了200件或500件一单。客户说多花一点钱没问题,但要快速周转,不断尝试新品,并且不再压资金。”王树彤说。